《浣溪沙·咏橘  作者:苏轼  原文  菊暗荷枯一夜霜。新苞绿叶照林光。
  竹篱茅舍出青黄。
  香雾噀人惊半破,清泉流齿怯初尝。
  吴姬三日手犹香。
  翻译  一夜秋霜过后,菊花凋谢荷叶枯萎,
  而新橘却在经霜之后变得更加鲜亮,
  整个橘林都闪着光亮。
  原来是橘子由青色逐渐变成金黄色了。
  摘下一个剥开之后,香味喷人,
  初尝新橘,汁水齿舌间如泉般流淌。
  据说,吴地产的橘子女孩子剥后,
  手上三日仍留有余香。
  赏析  这首咏橘词,巧言物状,体物细微,属“纯用赋体,描写确尚”的咏物佳作,颇耐玩味。  “菊暗荷枯一夜霜”,布置环境。  以使下文有余地抒发。“菊暗荷枯”四字,是东坡《赠刘景文》诗“荷叶已无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”的概括。“一夜霜”,经霜之后,橘始变黄而味愈美。晋王羲之帖:“奉橘三百枚,霜未降,未易多得。”又白居易《拣贡橘书情》诗:“琼浆气味得霜成。”皆可参证。“新苞”句,轻轻点出题目。新苞,指新橘。橘有皮包裹,故称。又,橘树常绿,凌寒不凋。《楚辞橘颂》:“绿叶素荣,纷其可嘉兮。”沈约《橘》诗:“绿叶迎露滋,朱苞待霜润。”东坡用“新苞绿叶”四字,形象自然,再以“照林光”描绘之,可谓尽得橘之神。“竹篱茅舍出青黄”,好一“出”字。竹篱茅舍,掩映于青黄相间的橘林之中,可见橘树生长之盛,人家环境之美,一年好景,正当此时。  过片二句,写尝橘的情状。擘开橘皮,芳香的油腺如雾般喷溅,初尝新橘,汁水齿舌间如泉般流淌。(www.lz13.cn)“香雾”、“清泉”之喻,形象可感,堪称绝妙。  “惊”、“怯”二字,活画出女子尝橘时的娇态。  惊,是惊于橘皮迸裂时香雾溅人,怯,是怯于橘汁的凉冷和酸叶。  末句点出“吴姬”,实际也点明新橘的产地。吴中产橘,尤以太湖中东西两洞庭山所产者为最着,洞庭橘唐宋时为贡物。“三日手犹香”,着意夸张,尽得吴橘之味矣。
  1. 苏轼的诗词全集
  2. 苏轼:西江月
  3. 苏轼:浣溪沙·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
分页:123